当前位置:专家视角  
吴垠: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新维度
 

  西部大开发已逾10年。西部各省、市(区)都在10年大开发中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平心而论,这些成就更多地表现在规模与数量的扩张上,其开发的粗放性程度还比较高。西部地区今后的深度开发和全面开放应当将科学发展观统领下的集约化深度开发、低能耗环保开发、合作型民生开发、宽领域外向开发和制高点前瞻开发作为其深度开发全面开放的战略新维度。

  1.集约化深度开发

  集约化深度开发是告别粗放型扩张并转而以高效益和高技术开发作为基础的开发模式,它是西部贯彻深度开发战略的首选方针。集约化程度不仅决定着西部深度开发最终成果的评价水平,也反映着西部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集约化开发应当重点指向西部具有后发优势的高新技术、优势资源、装备制造、现代农业、文化旅游、服务外包、基础设施与产业园区等领域,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政府主导为手段,以技术创新为支撑,以开放合作为桥梁,结合产、学、研,融合农(业)、工(业)、服(务业),开辟出一条具有西部特色的新型集约化深度开发道路。通过控制和收缩新建项目的范围和战线,重点提升环保新能源、生物医药、信息产业、机械制造、航空航天、新型材料、农业食品等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产业的质量和效益,用“精”、“深”发展推动西部全面发展。

  2.低能耗环保开发

  能源资源消耗与生态环境保护已经成为西部深度开发的主要瓶颈。西部低能耗环保开发短期面临的最大任务是有效降低现有及在建产业的能耗,并严格控制其污染排放,而其长期发展则必须注重低碳、环保、节能的各类新能源产业。因此,西部地区的低能耗环保开发思路应当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产业存量和增量中的高能耗行业现阶段并不宜完全关停,而应该充分整合类似小水泥、小钢铁等产能,形成规模效应与集聚效应,因为西部的经济发展还需要这些产业在拉动经济增长与带动就业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另一方面,要根据西部现有的资源禀赋、资金实力、技术存量和人才储备状况,积极地通过中外合作、区域合作等模式引进一批具有“适宜”技术水准的、且相对成熟的低能耗、低污染项目或产业(链)以改善和提升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片面追求技术“最新”的、引进成本极高的项目则不可取——西部的发展依然要“稳”字当先、注重实效。 

  另外,从环保开发的角度来讲,必须彻底摒弃陈旧过时的“以GDP为纲”而忽视环境可持续效益的“唯发展思路”,同时,要明确环境保护的目标也是要带来经济效益的,不能“为了保护环境而保护环境”,没有总体规划和明确具体目标的环保开发必然是“又费马达又费电”,完全可以充分结合西部的特色旅游资源、珍稀动植物资源、生态园林资源、大江大河资源搞一场有规划、有目标、有特色且能带来经济效益的环保开发,环保开发的形式也要采取多样化和因地制宜的方式,防止千篇一律。

  3.合作型民生开发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西部地区的农业人口比重、贫困人口比重、老龄化人口比重、流动人口比重都不低,因此其面临改善民生的任务还很繁重,人们对于政府那只“看得见的手”在改善民生中所发挥的作用寄予厚望,民生型开发应该贯彻到政府开发战略的始终。发展中国家或地区长期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真正行之有效的改善民生、加快发展的手段,既不是独立的市场作用或政府规划本身,甚至也不是“市场配置+政府调控”这种组合模式,而是“合作型”的民生开发模式——即“政府规划+社会资本或社区民众互助+市场配置”的模式。充分利用社会资本或社区民众互助这种嵌在政府与市场之间的民生开发渠道,就是为了摆脱市场对民生型开发资金配置的低效性以及政府对民生型开发资金配置的刚性的缺陷,使这种合作型的民生开发模式成为更加贴近基层、贴近民众的民生型开发手段,在贯彻西部深度开发战略进程中对就业、住房、医疗、养老、教育、收入分配、社会保障等涉及民生的领域发挥积极作用。

  4.宽领域外向开发

  西部实施宽领域外向开发战略的关键在于改变“通过招商引资对接东部发达地区产业”的这种单一而传统的外向型开发思路。其宽领域外向开发主要应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对外开放的地域宽,不再局限于长三角、珠三角等国内的发达地区,而应积极开拓东盟、南亚、中东、拉美、欧盟、北美等海外市场,通过形成战略互惠关系引入这些地区的特殊生产要素来反哺西部的工业、农业和服务业;其次是对外开放的领域广,东盟的农业、旅游业及服务业要素,南亚的软件及服务外包要素,欧盟及北美的先进信息、制造业要素以及中东和拉美地区能源、资源、原材料要素都是西部引进开发合作的重点。因此,由政府着力营造优良的商务环境和服务配套环境,建立更加便捷、舒适的西部综合交通枢纽,特别是打造以若干个西部主要城市和旅游区为节点的大型航空港、商务港和旅游港网络以加速各种要素、人才、资源、产品的流动,才能使西部的宽领域开发开放格局尽快形成。

  5.制高点前瞻开发

  西部的深度开发、全面开放也是一场改革。既然是改革,就存在许多我们能够预料和无法预料的困难。前瞻性开发就是在正确认识这些困难的基础上,提前预判、科学决策,并且占领三个制高点:首先是制度制高点,从创新行政、财税、投资、金融、社保等制度入手,为西部深度开发全面开放进程中的能源与交通合作、经贸与投资合作、节能与环保合作以及区域和国际合作奠定制度基础;其次是产业制高点,要从西部的生态资源禀赋和现有产业水平与格局的实际情况出发,通过大抓项目、抓大项目来规划和发展一批“适宜”西部的,具有前瞻性、战略性和可持续性的新兴产业,开启西部的产业结构、经济结构调整的新篇章;最后是思想制高点,“思想的深度决定发展的高度,认识的定位决定区域的定位”,必须彻底摒弃那些不合时宜、陈旧落后的发展理念,把“科学发展”和“深度发展”的思路植根于西部地区各级领导干部的具体行动中,要把前进道路中的困难想得足一些,真正实现用发展的方法解决发展进程中的各种困难,制高点前瞻开发必然会成为一场“发展思想解放、发展思维创新”的盛宴。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西部的深度开发全面开放战略一定要实现,也一定能实现。

  作者单位: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网      日期:2010-3-12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承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
支持单位: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